威慑敌胆古铳城

寻访五福禅寺

元宵来临前的喜悦
为《锦城剑侠》作序
威慑敌胆古铳城

寻访五福禅寺

翁墨宸·文

立秋的清晨,阳光懒洋洋地装扮着这座南国小镇,老巷落里显得特别的冷清。巷道两旁的古厝屋脊向两端翘起,白石红砖堆砌起来的墙体,那便是闽南独特的燕尾檐建筑(闽南一带对房屋俗称“厝”)。你瞧,不时还有几只楼燕飞过那红砖青瓦的古厝,大有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的况味。

我独自一人迎着晨风,漫走在石码镇解西仙庵路,无意中踢到一粒小石子敲击着光滑的水泥路面,发出一声声啪嗒的响声,在巷落里久久回荡。我想寻找一个地方,一个可以洗尽铅华,淡去尘埃,远离浮华的地方,她就出现在我眼前——五福禅寺。

五福禅寺,曾名仙殊庵、仙庵,又称万寿讲堂。是一座有五百多年历史的佛教寺院,始建于明成化七年(1471年)。古时候,凡逢皇太后、皇帝、皇后寿辰,大府龙溪、二府海澄、三府石码所有文武官员都要到“万寿讲堂”拜寿、祈求福佑,凡逢朔望之日(朔日:指农历每月初一。望日:指农历每月十五。),石码地区官员皆至“万寿讲堂”听讲。正如寺中联曰:

祝厘共承法鼓金轮开锦水,

讲约依旧琳宫香界倚文山。

五福禅寺是石码地区第一大古寺,位于石码镇解西仙庵路。系砖木结构单檐悬山顶的古建筑,坐南面北,二进三开门。远远望去,红瓦为顶、青石为基,高翘的燕尾脊屋顶盘龙戏珠、八仙齐聚,屋檐下雕梁画栋、梁柱涂金,所有雕饰更是品种繁多、金碧辉煌。敞开的寺门楣顶则悬挂着一块黑底花边金字牌匾,上书“五福禅寺”四字。前殿进深三间,依次为前殿、天井、后殿、后天井,全长46.6米,宽16米。还有左右二侧配殿和厢房。范围宽广,占地面积1300多平方米,建筑面积近1322.7平方米。现主寺为两进,走进禅寺,和众多寺院相同,迎面而来的便是“大肚能容天下事,笑容可掬欢喜缘。”的弥勒佛。弥勒佛右手边有一书架,架上摆满佛学典籍和劝善读物,其背供奉三官大帝,左右附彭祖、甘罗,两侧祀清水祖师、地藏王菩萨。大殿正中供奉华严三圣,其前两旁祀站立的韦陀、护法;两侧祀观音大士、伽蓝菩萨,还有那十八罗汉,有的咬牙切齿,怒目而视;有的朱唇微启,面带微笑;有的盘膝而坐,双手合十;有的眼睛微闭,手持经典;有的手压龙虎,拳舞掌劈,高矮胖瘦各不相同,神情动作千姿百态。

一路走来,佛像庄严神圣,殿宇宏伟壮观。佛的慈悲,佛的威严,已融入空气之中。慈和之间漫笼着凛然,令人钦敬、又令人恐畏。不知不觉,我定在佛坛之前,双手合十,虔诚礼拜,去感受这种气氛,用眼睛,用心灵。佛的气息弥漫着,悠扬的佛经佛乐飘至耳畔,浸入骨髓……随后,我朝左侧的一个小门转入,左手边是“功德堂”,祀奉着用青石雕刻而成的华严三圣,而左边便是五福禅寺的配殿,祀奉五殿阎罗天子及总头伯、判官、牛头马面等神。

寺中前殿门廊有二根青鸟石精雕的“凤戏牡丹”的雕凤石柱,柱高3.6米,柱围1.2米。与之对称的另两个用大理石精雕的龙柱位于后殿,龙柱高4.6米,柱围1.7米,其间龙门二字和“波浪抛翻图,凤云际会时”之句。后殿还有二对楹联石柱:一对圆形石柱,联以篆书书之;一对方形石柱,联以正楷书之。两对石柱联对相同,曰:

祝厘共承法鼓金轮开佛水,

讲约依旧琳宫香界倚文山。

这两对龙凤石柱和两对楹联石柱皆是明代古建筑原物。

五福禅寺自明成化七年创建迄今,寺院曾几度兴废。经明嘉靖二十三年(1544年)、清光绪八年(1882年)、民国廿四年多次重修。清、民国两代,石码一带佛教信徒多聚于此念经礼佛,举行佛事活动。1953年后被占用为石码粮食复制品厂。1994年7月登记为宗教活动场所。1996年经龙海市统战部、财政局、佛协联席会议共同确认该寺房产面积1035㎡。1999年10月,市人民政府公布为第四批市文物保护单位。自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落实宗教政策,十方信众捐款重修,现寺庙塑像金碧辉煌,恢复巍峨壮观。诸神金身栩栩如生,龙凤柱经历五百多年之沧桑,异彩独放。五福禅寺香火兴旺,信众甚多。昔日石码八景:五福禅钟、沙埭蛙鼓、东郊步月、北岸含烟、双桥织雨、柳店迎风、锦水归帆、锦城闻笛。五福禅寺的五福禅钟就是其中一景。相传该寺有巨钟,声闻全镇及五乡,近处闻之声殊不宏,愈远则声愈清越,故曰“仙钟”,但不知毁于何时。

带着未能亲见“仙钟”的遗憾,我信步来到了锦江道,聆听耳畔九龙江涛声阵阵,感慨生命的年轮已在这南国古镇转过几度春秋。

责任编辑:威慑敌胆古铳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