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慑敌胆古铳城老外的成人用具,简直非人类了!神器啊老外的成人用具(第二季),简直就是非人类啦!

古都开封

一年休假113天,“黄金周”竟然有5个!这个朝代的人也太幸福了吧
肖家河,有着成都最接地气的生活和美食
千年一觉矾楼梦
屏息敛神,轻轻地,轻轻地展开她——《清明上河图》,惊叹神来之笔的栩栩如生,聆听小溪淙淙、驼铃叮当,一溜驮队,远远的从东北方向汴梁走来,远远的,古都开封也从历史的辉煌里也向我走来了……  走来的,是画中诗赋,走来的,是诗里梦华!  一首题《清明上河图》的诗说:“歌楼酒市满烟花,溢郭阗城百万家……,两桥无日绝江船,,十里笙歌色尾连”,道出了东京汴梁富丽甲天下的繁荣景象。  “开封古城,七朝都会”。开封,即开拓封疆之意,最早在春秋时代,郑庄公命郑邴在此筑城,命名开封,后又做魏国的大梁,秦汉时是一个县名,称浚仪,五代做东都后改为东京,宋时达高峰,后在金元之后又有了一个汴梁之名,这是黄河滋养的一个古都,她的鼎盛无疑就是在宋代,中国的经济开始走向了资本积累和手工业化。  对于历史,开封是富丽繁华的梦。宋元老写过著名的《东京梦华录》,详尽描述过历史上这一个都市的盛世繁华。 我浮想联翩,观望这幅描绘了北宋都城汴京的日常社会生活与习俗风情的画卷,念那街坊人流如水,笙竽之声通宵可闻,酒店林立,饭馆兴隆,汴河水运输繁忙,商店货物齐备,一片繁华,是一程开拓封疆的盛大业绩。  史书记载,东京在北宋的经济繁荣反映在几个方面:  第一, 手工业发展程度高,已发展到手工业作坊和工场。东京的手工业有官营和私营两种,但以官营的规模最大,据《宋会要》记载的材料统计,官营手工业各地工匠,包括管理库务的技术人员大8万人以上,这是以前各代首都都不及的。  第二, 手工业门类多,分工细,规模大。东京的官营手工业有军器、纺织、陶瓷、制茶酿酒、雕版印刷等,其中以军器和纺织业最为突出。东京驻军最多时达二三十万,所用武器主要由政府军器监制造。军器监有大批军匠和工匠(分成火药作、金作、木作、炉作、皮作、麻作等作坊,生产各种 武器装备),据《宋会要》记载,军器监所属的东西作坊内有52作,匠人近8000人,当时在东京的 纺织业中凌锦院(属官办少府监管)有 400张织机,织工4万人之多专门织造这种华丽的凌锦和绢。民间的手工艺人更多。东京不仅是全国四大印刷中心之一,与杭州、四川、福建齐名。而且是当时著名的官窑(由宫廷直接控制的瓷窑)所在地,专门烧制宫廷御瓷器,雄踞宋代五大名窑之首,所产瓷器,瓷土细腻,光胎薄,有粉青、月下白、天青、翠青等多种釉色,造型古朴凝重,雅致秀丽,晶莹如玉,釉面裂纹,鳞鳞如波,堪称官窑一绝,誉冠群芳,为后人所珍爱。东京的酿酒业也非常发达,每年酒户酿酒用糯米30万石。宋皇室造酒每年用糯米3000石,后来每年竟用糯米8万石。  第三, 商业繁荣,贸易相当发达。由于手工业的发展,商品生产大大增加,商品买卖交换也相应地发展起来。当时以经商为业的有两万多户,有640家资本较多的工商业者,分居160行。有许多大商人财力雄厚,经营米、茶、盐等贸易。米商百余家的贩卖额达数百万贯,平均每家的贩卖额有十数万贯。各种商业中以金银财帛交易额为最大,这是宋代价值最高的商品,最普遍的商业是酒楼,饮食店、茶坊等 。东京的酒店,大的叫“正店”共72家,其余的称脚店。宋仁宗时有3000脚店酒户,而下脚户店则“不能遍数”。许多大酒楼,门口都扎有彩楼,挂着绣旗,设备豪华,使用银质杯盘器皿。其中以樊楼最为著名。据《齐东夜语》所记,樊楼“乃京师酒肆之甲,饮徒常千余人”,后改名为丰乐楼。宋代东京的饮食业也极为发达,饭馆、南食店、馄饨店、饼店、包子店、馒头店等到处都有。仅饼店,就有油饼店和胡饼店之分,其中,以张家和郑家饼店最为有名声,他们每家都有50多个炉子做饼,“自五更桌案之声远近相闻。”还有许多各具风味的食品,例如王楼山洞梅花包子,曹婆婆肉饼,梅家鹅鸭等。不仅有众多的商店和小贩,而且有集中的贸易市场。南宋时王栐的《燕翼饴谋录》说:“东京相国寺,乃瓦市也。僧房散处,而中庭两庑可容万人。凡商旅交易,皆萃其中。四方趋京师,以货物求售,转售他物者,必由于此。”相国寺的市场,每月开放5次。基本上是固定的。珍禽奇兽、日用杂货、笔墨文具、衣帽头巾、书籍古董、土产相药、算命卜卦、杂伎女乐及全国各地的商品都在这里出售,成为一个定期集贸的大型百货商场和游乐场。东华门外,也是一处繁华的商业区域。据《东京梦华录》所记:“盖禁中买卖在此,凡饮食,时新花果、鱼虾鳖蟹、鹑鸟脯腊、金玉珍玩、衣着,无非天下之奇…….其岁时果瓜,蔬茹新上市,并茄胍之类,新出每对可值三五十千,诸阁分争以贵价取之,”品尝时鲜。宫内购买物品多在这里成交。东华门东南的潘楼一带是大商人云集的地方,十分繁华,商店“屋宇雄壮,门面广阔,望之森然,每一交易,动即千万,骇人闻见。”商业时间也长:“大抵诸酒肆瓦市,不以风雨寒暑,白昼通夜骈阗如此。”以此满足官僚、富商们的夜生活需要。另外,东京也是全国贡赐贸易中心,据《宋会要》统计,夏国、女真、吐蕃、回鹘、西南蕃等族,至宋朝纳贡约有300人之多,由于当时亚非各国的共同需要以及北宋政府的大力提倡,宋初以来,“四夷朝贡,曾无虚岁”,东京已成为外国使节、宗教徒非常活跃的城市,高丽、日本、越南、(交趾)占城、印尼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印度、阿拉伯、东非各国,纷纷以从海路来到中国。中国对外交通干道已从秦汉隋唐时代的丝绸之路,转向东南海道。贡品种类很多,以香药犀象以及一些高级手工业品为主,这种贡赐往来的贸易形式,加深了中国同外国的联系,有利于各国友好关系的发展  第四, 城市人口增加迅速,据统计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,有18万户,宋神宗元丰年间,有23.5万户,北宋末年的崇宁年间,有26万户,以每户平均4——5人计算,人口达140万人到170万人(包括常驻军10几万),其中工商业者和其他服务性行业约占总户数的1%。这充分反映了当时的东京城市经济发展的较高水品。  第五, 交通十分发达。东京不仅水路交通极为发达,而且 陆路也是四通八达,正因为如此,才促进了当时工商业的高度发展,宋周邦彦,在《汴都赋》中对东京的交通运输的盛况有这样的描述:“自淮而南,邦国之所仰,百姓之所输,谷谷财帛,岁时常调,輈舻相衔,千里不绝,越舲(小船,或有窗户的船),吴艚(漕运的船)官艘贾舶,闽讴楚语,风帆雨楫,联翩云载,钲鼓镗鎝(钟鼓声),人安以舒,国赋应节”。由此可见,当时水运交通发达程度确实名不虚传。  开封位于黄河中游南岸,土地肥饶,受黄河滋养了一方广大的土地和几朝华年,它之所以被统治者看中,关键在于它处在经济富庶之地,交通方便。可叹,却不是尽占天时地利,其一处于中原和华北大平原的西部边缘,虽北据燕赵,南通江淮,西峙嵩岳,东接秦齐。在它的附近是一马平川,无险可守,利于居内而不宜控外;其二,按照自然观念,虽处四通八达之道,却也是戎马四出之地,一旦外扰,无名山拱卫、大川环绕,以及险阻绝塞可凭。后果然几遭水祸,乃至逐渐衰落。应验了流传当地民间一首歌谣,“黄河泛滥两千载,淹没开封几座城”。但是,历史不可湮灭,历史值得铭记。
责任编辑:威慑敌胆古铳城